(神秘的地球uux.cn)据EurekAlert!:对古今驴类的综合基因组分析揭示了数千年来对这种重要驮畜驯养的起源、扩展和经营管理。了解驴类基本被忽视的基因史不仅就评估它们对人类历史的贡献很重要,而且还可以就地改善未来对它们的经营管理。

几千年来,家驴(Equus asinus)对人类一直非常重要,因为它们为许多文化明提供了畜力和长途运输资源。然而,尽管它们对非洲、欧洲和亚洲的古代畜牧社会意义重大,但它们与人类的长期相处史并不广为人知,特别是有关它们的起源、驯化以及人类管理对其基因组的影响。据作者披露,尽管驴类对中低收入(特别是半干旱和高地环境)的发展中社会仍然必不可少,但对它们的研究仍然明显不足;这可能是因为它们在目前现代工业化社会中的地位和效用丧失而处于被低估的状态。

为弥补这一差距,Evelyn Todd和同事对古今238个驴基因组进行了评估,因而对其驯化史有了新的见解。Todd等人发现,系统发生的生物地理证据强力支持东非在7000多年前(约公元前5000年时)存在单一的驴类驯养活动。之后,在整个非洲都存在一系列扩展的驯养活动,后者在进入欧亚大陆后最终出现与外界隔离并分化的家驴亚群,这可能与撒哈拉的干旱化有关。来自欧洲和近东地区的基因流最终重新进入西非的驴类种群。该分析还发现了约2200年前存在于黎凡特地区的一个新的基因谱系,这有助于增加向亚洲驴类种群的基因流动。

Todd等人还揭示了对驴类进行经营管理(如繁殖和饲养)的线索,包括在古代驴群中明显的选择体型大的驴子进行同系繁殖的证据。